北京国艺美术网
 

首页

  

 最新收录

   文章列表
 

论民间艺术语言在动画表现中的艺术魅力
发布时间:2013.11.29

     

      论民间艺术语言在动画表现中的艺术魅力 民间艺术作为传统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以其独特的魅力和顽强的生命力,始终在散发着熠熠的光辉。许多民间艺术杰作,成为华夏一绝被传承和保留下来,它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民众创造并享受的文化,是民众智慧的创造。民间艺术的
  
论民间艺术语言在动画表现中的艺术魅力
  民间艺术作为传统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以其独特的魅力和顽强的生命力,始终在散发着熠熠的光辉。许多民间艺术杰作,成为“华夏一绝”被传承和保留下来,它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民众创造并享受的文化,是民众智慧的创造。民间艺术的很多艺术形式,都形成了自身的特点,比如皮影和剪纸,其造型简约而不呆板,夸张但不怪异,统一中富有变化、形象夸张大胆、情趣诙谐幽默而不拘泥于现实情景,这些艺术的表现手法,都值得当今的艺术创作者们深入研究和探讨。这当中,又可以发现很多与现代动画渊源颇深的艺术形式。
      民间流传的走马灯、木偶戏、皮影戏,就是现代动画艺术的前身。
  从本土文化中寻找动画形象,是我们今天动画创作的有效手段。中国本土艺术造型语言非常丰富,但如何能成为动画造型形象,使之把传统的本土文化符号转化为一种倍受当代人所喜爱的艺术形象,尤其是结合当代人的审美需求创新的动画语言,应该深入的研究。20世纪60年代以来借鉴水墨画、剪纸、木偶、皮影等本土艺术造型语言的塑造创作动画片都比较优秀,我们曾经有过十分优秀的动画片,在国内外享有较高的声誉,例如《大闹天宫》、《哪吒闹海》、《骄傲的将军》等大型动画片在形象设计方面毫不逊色于同一时代的迪斯尼动画片。因为它既不同于迪斯尼的造型风格,又不同于日本动画的传统风格,是一种带有中国特色和民族个性风格、承载着中国文化的动画形象。这些优秀动画片都是从民间艺术中吸取了大量有益的成分,使作品具有极强的形式感和民族特色,至今仍是我国动画乃至世界动画艺术的经典范例。
  动画借鉴传统造型形象有利条件较多,因为几千年形成的中国本土艺术语言比较恒定,有着深厚的受众群体。从文化传承的血脉上是无法割断的,尤其是艺术造型元素突出,有较强的包容性,承传着文化脉络的基因,具有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多重因素。本土艺术具有较强的审美意义,其造型形象有待开发的潜力是巨大的。如何把这些无形的资源开发利用好,适用于动画(角色)形象造型之中,应该说是创作当代中国动画产业的核心任务。动画(角色)形象在整个动画片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一部好的动画片必定有好的造型形象才能充分传达出故事情节和人物性格。好的动画(角色)形象不仅具有艺术性,而且具有的商业性,它已经成为商业运作的媒介和形象代言。时下具有重要影响的动画(角色)形象大都出自于国外,如米老鼠和唐老鸭、史诺比、凯蒂猫、狮子王、超人、圣斗士等,这些动画形象影响了中国的新一代人。近年来,中国的动画片产量逐年增大,技术力量也逐渐增强,也产生出了许多著名的动画(角色)形象。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要创造令人喜爱的中国动画形象,必须从民族民间艺术中汲取营养,从中寻找审美语言、造型风格和艺术符号,走民族化的中国动画造型之路。

  动画作为形象的文化传播形式,不仅仅是一个影视艺术形象,它还通过一系列后续产品的开发会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影响着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民间美术是一种大众文化,动画同样是一种大众的文化。民间艺术是滋养我们艺术的乳汁,是我国文化血液中的精华。它具有更广泛、更普及、更有生命力的特点,因此更能体现并保持最根本最朴质的民族特征。因此本土动画形象也应该承载民族文化语言体系与符号系统,以传达角色性格、个性特征与故事情节,其气质个性、动作举止、外在形式都应散发出民族文化气息。
  我国民间艺术造型创造了一个奇异、欢乐、充满幼稚而又迷人的想象、夸张和幻想的世界。这种想象与夸张主要表现在造型不求肖似,多夸张局部特征,保持与物象更远的距离,往往把几种物象的造型因素组合在一起创造新的形象。如民间的布老虎突出虎头,似人似猫,色彩鲜艳,虎的凶恶和力量消失,代之以漂亮、好玩和有趣。08年北京奥运吉祥物福娃是中华民族多种象征形象的组合,这种创造的新形象更典型而内涵丰富,令人印象深刻;另外民间艺术造型还表现在造型形态不受时空
   似猫,色彩鲜艳,虎的凶恶和力量消失,代之以漂亮、好玩和有趣。08年北京奥运吉祥物福娃是中华民族多种象征形象的组合,这种创造的新形象更典型而内涵丰富,令人印象深刻;另外民间艺术造型还表现在造型形态不受时空常规制约,民间美术造型常用二维空间来表现三维空间,把人物表现成多面,把动物表现为多头,民间剪纸表现房子时并不按近大远小的透视法则,而是将房子的四周平面展开,呈放射状,互不遮档。创造者们不会用静止的眼睛去观察物象,他们不仅能将一个物体的几个特征同时表现出来,还特别善于从多角度去理解几组不同事物,并将它们的特征在同一画面中进行综合表现,把物象之间所占有的时空体验尽情尽兴地整合起来。比如:打腰鼓的人有三头六臂、七八条腿;侧面头像上画着正面的双眼;不同的动物统一在一个形象里……这种破时空概念的营造方式,是通过与物象实际接触后所获取的多方面由表及里的感性理解,构成一种解决多维感受的特殊格局。这种丰富的想象与组合夸张造型,既耐看,又禁得起品味,也为动画形象创新开辟了和谐的、理想的艺术空间。
  民间美术造型色彩明快、强烈,多用纯色和对比色,有很强的装饰性和视觉冲击力,这同样可以为动画的民族化提供养料。民间艺人运用色彩大胆自由,不受表现对象固有色的局限,强调厚重,鲜亮透明,显示出沉着而又充满动感的视觉形象。它主要运用两对对比色:黄、紫和绿、红。其中的黄色接近土黄,属暖色系,倾向于朱红,而冷色系的绿偏黄,紫则偏红,这样就使整个暖色系显出了厚重感。在红与绿、黄与紫之间又用橙色加以谐调,这样既使整幅画的色彩达到饱和,同时又增加了画面的视觉冲击力。民间艺人创造出的这些经典性的程式化语言,形成了具有中国民族特点的造型、色彩体系,为我国各种艺术的生长、壮大提供了丰厚的土壤。中国民间美术造型,不仅赋予自然万物以人格化的灵性,还创造出富有美学特色而独具中国意味的样式化图式与符号语言,其本质是一种深入人心的“古典之美”,是一种已认可的审美观。样式化的脸谱使人一眼就能辨出人物的忠奸善恶,“符号化”的语言有其独特的通俗性,不用去解释,受众也能体会到所要表达的含义。这些样式是许多艺术家和劳动人民多年提炼出来的艺术典型,它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审美标准,也是一种成熟的艺术符号。各种典型的形象集中了各类艺术原型的个性特征,这些个性特征使各种典型形象之间有着极大的差别。我们如从典型的民间艺术造型样式中脱胎出新造型而赋予其时代特征,就可能创造极具影响的中国动画形象。虽然今天数字动画似乎被新技术所主宰,但动画的文化原创、艺术原创仍是动画的生命和灵魂。同时中国民间艺术造型语言非常丰富,但如何能化为动画造型形象,使之把传统的民族文化符号转化为一种备受当代人所喜爱的艺术形象,这还需要运用当代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把传统的形式重新解读。
  动画是一个形象化较强的文化产业整体,动画形象是其灵魂,动画技术是血脉,是创造完美动画的必备条件。所以在动画造型形象选择的同时又不可忽视相关因素的制约。我们所主张在本土文化中寻找的动画形象,应该是那些文化品位较高,民族风格鲜明,造型型制独特,而又适应于现代数字动画艺术表现的文化资源。作为新生代的动画设计者,应该注重审视中国本土艺术中最具表现力的造型语言,不论是传统的木版年画、木雕、砖雕、石雕、刺绣、皮影、剪纸等都有动画所需求的造型因素,但如何把这些丰富的形象具体化、个性化并加以综合提炼,仍需要一个再创作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技术手段的掌握和用运至关重要。从我国动画发展情况来看,动画作品一直与民间艺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从丰富的民间艺术宝库中吸取养分,是我国动画民族化的一个重要途径。在发展数字动画时代,我们注重对本土文化的继承,其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发展现代化的动画产业,借鉴传统也是更好地服务于现代人的文化生活。在不拘一格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动画新样式的今天,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和理解本民族的文化精髓,才能更好地了解大众的审美心理和精神需求。使民间艺术在动画创作与生产中发挥积极的作用。

   
 
Copyright 2009-2014 Powered by Dongxingguoji, 北京国艺美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4061240号
后台管理
 
Email:dbart2014@163.com